小蝌蚪app app 下载大全 小蝌蚪吧

尽管水无痕出面求情,此时的水清浅也已被禁足家中,没有允许不得外出!水清浅其实早已后悔不已,对兄长受伤也很是愧疚。

就在他们七人打算将后续的细节继续进行商讨的时候,伍峰晃晃悠悠地就来到海蛇族禁地密室边缘。

在密室前面一片密林之中布满了海蛇族的明岗暗哨,伍峰通过神识的查探早已将他们的位置了如指掌。

不过,伍峰来这里不是与人打斗的,他是来找人聊天的!

对,就是聊天!这漫漫长夜孤枕难眠啊,大好的月光不找个人喝酒吹牛,实在是辜负了大好时光,因此伍峰手里就拎着一坛美酒和一包卤菜,不紧不慢地朝明岗走去。

“来人止步!这里是海蛇族禁地,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一位执戟金甲汉子公事公办的样子,朝伍峰呵斥道。

这人伍峰在家族宴会上见过,当时便是负责宴会的护卫工作,应该是海蛇族的护卫头领之类的,叫做黄胜。他不是姓水,看样子应该不是海蛇族人,是海蛇族收拢的人才之一。

“啊,是黄大哥啊,辛苦辛苦!白天忙碌了一天,晚上还在禁地值班,看来是深受海蛇族重用啊!”伍峰朝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在离他不远处站定,示意不会继续往前走。

伍峰提起手中的酒和吃食对黄胜道:“放心,我不过去,不会给黄大哥你添麻烦。我只是长夜漫漫四处走走,想要找人聊天喝酒打发时间,没想到走到这里来了。”

黄胜也认出是伍峰。能不认识么,白天这家伙可是整个海蛇族的中心,似乎来头很大,连家族的未来之星水无痕都和他称兄道弟。

黄胜在海蛇族虽然担任着重要的守护职责,但是很多家族内情他是无权知晓的,他并不知道家族的真实情况,只知道眼前的伍峰是家族贵宾,所以也不敢得罪。

他听到伍峰能记住他的姓氏,心里不由得也有些高兴,有种受人尊重的感觉。能让这样一个整个家族都看重的客人称自己一声“黄大哥”,是件很值得开心的事情。

背心女郎娇美迷人

“金公子客气了,喊我一声老黄就可以了,大哥什么的可不敢当,我只是一个看门的,高攀不上,高攀不上!”

他虽这么说着,脸上却已经是满脸笑容,对伍峰打心底里亲近了几分。

黄胜在海蛇家族之中也是很受信任的,不然也不会让他来守卫禁地。不过信任是有,至于尊重却不一定有,不少家族子弟看他不顺眼都是喊他一句“老黄狗”,哪里会有伍峰这么客气对他。

伍峰朝黄胜走近了几步,便在边上一块平坦的巨石上坐下。他打开酒坛子,拿出卤料吃食,给黄胜递过去一双筷子,招呼道:“黄大哥,左右无事,不如一起喝上几杯小酒,咱们坐下来聊聊天。”

“这”黄胜看着伍峰递过来的筷子有些为难。

这样一个贵人主动邀请他一起喝酒那是看得起他,他心里也是暖暖的。可是他现在在值班,哪能随便喝酒,被家族知道了可是要重罚的!

伍峰知道他的顾虑道:“你放心,就算是水大哥来了我也给你说说,有我在,没人会难为你的。”

边上的小弟听伍峰这么说,便朝黄胜使眼色说道:“老大,你尽管和金公子一起,这里有我们呢,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其实他们在这里守卫看似责任重大,其实最为轻松。这个地方家族子弟知道规矩不敢轻易来闯,外人就算是来到这里也讨不了好,禁地四周都布下了阵法,一旦激发,即使是天品也脱一层皮。

他们这些护卫只知道现在的海蛇族早已是龙宫世界的大族,谁敢来这里捋虎须?更何况里面还有老祖们在呢,最是安不过!

这些小弟们也有私心,做这样一个护卫是很难有出头之日的,平日里受气不说,要是稍微有些什么差错,下场可就很惨了。今天难得这个金公子来到这里闲逛,如果能和他攀上点友谊什么的,说不定有希望来个咸鱼翻身!

因此见此良机,小弟们都一个劲地让黄胜与伍峰一起喝酒去,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

黄胜其实心中也心动不已,小弟们的想法他何尝不知,他一咬牙接过了伍峰伸过来的那双筷子,也在巨石上坐了下来。

他们并不怀疑伍峰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因为这个地方此时是家族最强战力齐聚一堂的地方,眼前这个“金公子”就算是有什么目的,也无法得逞!

伍峰见他接过了自己的筷子,脸带笑容地说道:“黄大哥,我这人没有那么多的规矩,看着合得来的管他是谁,都是兄弟!遇上合不来的,他就算是王公贵族老子照样不鸟他!我觉得你这人实在,很对我的胃口,所以咱俩也就别什么公子不公子的,就兄弟相称!”

两人一个别有用心,一个有心巴结,这酒喝得就很有气氛了。伍峰也是个经过世面的,黄胜更是老江湖,所以几杯黄汤下肚,两人就已经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起来了。

不远处正在值班守卫的明岗暗哨都心里暗暗高兴,觉得老大这回很有可能要飞黄腾达了,到时候他们这些小弟们也有机会鸡犬升天啊。

眼看气氛差不多了,悠悠便从伍峰肩膀跳下来,朝禁地四周走去,没有直接往禁地里面闯去。

其实它并不想在地上行走,多少年了,它那四只爪子都是用来抓美食的,怎么能触碰这些肮脏的地面呢!还是伍峰对它劝说:你这样直接飞行,傻子也知道你有问题,还能进得去人家的禁地密室?

无奈之下,为了不暴露自己,悠悠只好委屈自己在地上奔跑。不过,即使是在地上奔跑,它的四只爪子也没有真正落地,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它的整个身体依然悬浮在空中,不注意看很难发现这个秘密。

“呃,金兄弟,这是什么?”黄胜指着从伍峰肩膀上跳下的悠悠道。

伍峰假装毫不在意地喝了口酒道:“它呀,我养得猫,这地方不会连猫都不许走动吧?我这猫好动,要不我让它去别处溜达?”

黄胜急忙制止道:“这里只是禁止人员来往,一只猫而已,让它随便走走吧。来,咱俩再干了这杯,真是好酒啊!”

悠悠边走边咬牙切齿地在心里暗骂:“你才是猫,你们家都是猫!废材你给本王等着,等我将这些小蛇捉了,好好收拾你!本王可是记仇的!”

伍峰喝着酒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似乎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将会发生。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