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苹果下载二维码

论坛之中顿时热闹起来,那帖子刚发一分钟,就被人火速顶了上来,回复之快让人应接不暇。

“会是谁接下了这个任务?”

安奇生心里也有些好奇。

执法者论坛上的任务接取是完匿名的,除非自己爆出来,否则没有人会知道是谁接了任务。

他不停下翻,帖子里各种猜测,有猜是神级大宗师的,也有人猜是军方高手的,有理有据就是没实锤。

“看来也没什么结论。”

安奇生摇摇头退出帖子,一条条的翻看起任务。

执法武者不愧是被戏称为六扇门的存在,这论坛的任务不止是追杀通缉者,看以往的任务记录,甚至不乏抢险救灾,保护要员,扫黑除恶等等官方任务。

当然,也有找陪练的个人任务。

只要有了积分,找个化劲的人桩来练劲都不是不可能。

在这论坛上,积分比钱都有用的多。

可惜任务不易完成,安奇生也只是将上面的信息记了下来,之后浏览起论坛上一些上传的视频。

纯情圆帽嫩妹子沉浸花海图片

这些视频中都是些民间流传的拳术,不含真传,却也有些隐藏的小窍门,收费,却收的不是积分,而是大玄币。

任何一门拳术都有他独到的地方,安奇生沉浸其中,也有不少收获。

滴滴~

这时,论坛个人中心中,有消息响起。

安奇生点开,是一条积分到账的消息。

“嗯?”

安奇生扫了一眼备注,居然是王之萱给他单独发布了任务:

“传授王安风八极拳精要,任务时间三个月(三百积分,酬劳已付)”

“这女人”

安奇生摇头,这女人是在催他去魔都。

没有退还积分的途径,安奇生也不矫情,直接收下积分,顺手就买了几瓶内壮酒。

“吃年夜饭啦!”

时间晃晃悠悠的来到深夜,客厅里,安母喊了起来。

“知道了。”

安奇生合上电脑。

客厅里,电视上放着跨年晚会,安母忙前忙后的端着各种好吃的,安父拿出珍藏的好酒。

比起去年因安奇生得病之后的愁云惨淡,今年的气氛好了太多。

“来,咱爷俩喝两杯。”

安建中招招手,给安奇生倒了一杯酒。

“儿子身体还没好,你敢让他喝酒?”

安母瞪眼。

“喝两杯没事的妈。”

安奇生笑了笑,坐下,陪安父喝酒。

得病这一年来,安父心里承受的压力不比安母来的小。

这次不免喝的有点多。

安奇生才喝了两三杯,他已经喝的大醉,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就知道喝酒!”

安母恨恨的捏了一把丈夫,喊安奇生一起将他搀扶到卧室里。

安建中一米九的个子,二百斤的体重,她一个人是没可能将他扶进去的。

陪母亲看完跨年晚会,安奇生才回到卧室。

脱衣上床,闭目入梦,感悟王弘临的抱丹状态。

感悟不是一蹴而就,他也无法一步登天直接掌握抱丹的精髓,不过每日里的感悟,总能让他得到更多的东西。

感悟抱丹宗师之拳术,对他更多是点拨,以前练功一些不理解的东西,也渐渐都理解,融会贯通。

次日凌晨三点多,隔壁房间安父安母已经开始穿衣洗漱。

大年初一拜年,是邢城的习惯。

父母出门后,安奇生也起来了,这段日子,他已经养成了作息。

洗漱之后,走下院子,在雪光映照下,开始了晨练。

武术界有一日练一日功,一日不练百日空的说法,固然有些夸张,但也说明武术修行之要诀,就是勤练。

呼!

呼!

拳风呼啸。

莹莹雪光中,青石板上,他的脚不离地,如蹚泥水之中,身形松垮,神意舒缓,徐徐演练着八极大小架。

八极大小架,是八极精华之所在。大架为子,小架为母。

分之,即单练,合之,即双打。形之为二,实则为一,合之曰八极。

若有懂得武术之人在旁观看,就能看出,安奇生的身法,拳路,走的皆是一个正字。

其身为中心,其拳为中心,踏步中心,招打中心!

以我为中心,拳开八极!

啪!

几路拳路走过,安奇生突然跺脚,反身肘击,力合一处,拳出如枪,搅动空气,发出一声鞭炮似的炸响!

“呼!”

一拳打出,安奇生周身汗气蒸腾,缓缓吐气收拳,难言的酣畅充斥身。

明劲,他早已有之,但得病之后,他再打不出这一声响。

如今打出,则说明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到一年前了。

“养了近两个月,终于弥补了一年亏空。”

安奇生立于雪光之中,心中泛起涟漪。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一年虚弱的他几乎骨头都空了,两月弥补回来,已然是训练营的药膳之功了。

他微微抬头,此时正逢晨辉破晓,天光渐亮。

新的一年开始,新的人生,也要展开了。

邢城郊外,安奇生所在的别墅中。

啪啪啪~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搓动药酒,粗大的手掌在安奇生肩背之上接连拍打。

那男人身手矫健,手上功夫不错,安奇生趴在床上,都能感觉到肩背之间热气流动。

“刘大哥的手艺真是一绝。”

片刻后,安奇生披上衣服,啧啧赞叹。

“就靠这手混饭吃了。”

刘显坐在沙发上,闻言面有自得之色:“接骨,正骨,按摩针灸,我刘显在大玄也是数得着的。”

“也不便宜啊,一百积分。”

安奇生故作感叹。

刘显,是他开始习练铁布衫之后,以一百积分两个月的价格,从玄京请过来的按摩大师。

“一百积分换铁布衫入门,已经很划算了,我这药酒虽然贵,可也物超所值吧。”

刘显笑了笑,心里也有些吃惊。

铁布衫这类硬功想要入门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寻常人就是有药酒辅助,也要半年以上。

而这安奇生的铁布衫,似乎还不止是入门那么简单。

“那倒也是,可惜,积分太难得了。”

安奇生叹了口气。

王之萱赠送的三百积分,两个多月他就花的干干净净了。

“积分不禁花啊!如果钱能换积分,那该多好。”

这句话触动了刘显,他身家亿万,若不是为了积分,怎么可能跑到邢城来给安奇生按摩俩月?

“时间不早了,我还要赶回玄京,就此告辞了。”

感叹了一句,刘显起身告辞:

“下次来玄京,哥哥做东,好好招待你。”

“刘哥太客气了。”

安奇生起身相送,目送刘显驾车离去,才回转。

嘟嘟~

还没走到客厅,安奇生的手机就响了。

“安学弟,你家在哪?我来邢城了!”

刚按下接通键,电话那头就传来王安风急吼吼的声音。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