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官方重大更新

听到逸少这气愤疾厉的声音,齐国峰心里一咯噔,脸色惨白,吓得赶紧跪了下来,瑟瑟发抖。

萧逸琛想到他家小狐狸到现在还心有余悸的一副神情,心里对齐国峰的气愤更甚,又狠狠摔了一个酒杯,指着齐国峰,气的手指都在颤抖。

“不仅如此,他妈还找了个女人专门膈应我女人,使劲把污水往我女人身上泼,我仅仅是让在言语小小吓唬一下陶薇薇,点到为止,然后我就出场英雄救美,仅限于言语上,他妈是聋了还是幻听了?没听懂吗?倒好,擅自加了这么多的戏!又是搜身查找枪支,又是拿枪指着我女人的头,又是上演活春宫,还找了个脑残的女人侮辱我女人,怎么这么优秀呢!我告诉,齐国峰,我女人这次要是出了什么事,的脑袋就甭想安安稳稳的待在的脖子上了!”

听到这话,齐国峰冷汗直流,狠狠对着萧逸琛磕头。

“逸少,我错了,我错了,我当时只是想把把事情做到最好,想把戏演逼真,就擅自加了戏,没想到真的吓到了陶小姐,我错了,逸少,我真的错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次吧!”

“没想到吓到了我女人?还敢狡辩!找死!”

萧逸琛猛然弹出一把枪,冲了过去,抵在齐国峰的额头,眼神冷到令人打颤。

石特助看到这一幕,走到萧逸琛面前,鞠躬颔首,小声低语。

“逸少,齐老大吓到了陶小姐,确实罪该万死,您处决了他,也是为陶小姐报仇了,但是如果有一天陶小姐知道了这整件事是您策划的,而且有一个人因为她而被您处死,陶小姐是良善之人,肯定接受不了,万一到时候陶小姐因为这件事和您起了龃龉,或者是再也不愿原谅您,您不是得不偿失了吗?”

听到这段话,萧逸琛冷眸看向石特助,垂眸沉思。

是呀,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陶薇薇有一天知道了自己策划了一场英雄救美的戏,只为让她回家,却在事后杀了替自己办事的人,这件事一旦传了出去,不但陶薇薇会和自己闹起来,业界的人肯定也会有所议论,说自己是过河拆桥之人,这对萧氏企业的形象也有所损害啊!自己恐怕要慎重的考虑一下了。

齐国峰听到石特助如此劝逸少,眼里猛然蹦出一丝希望,对啊,逸少很是看中陶小姐,自己何不从陶小姐这边入手,也许能救自己一命!

飞翔的精灵穿越丛林而来

这样想着,齐国峰磕头磕的更响了。

“逸少,我第一眼看到陶小姐就知道陶小姐肯定是个善良的人,这样的人都有宽大的胸怀,一定不会和我这样的小人计较的,我以后一定每天为陶小姐烧香祈福,让佛祖保佑陶小姐永远幸福康健,岁岁平安,和逸少您白头偕老,共度一生。”

石特助看了一眼齐国峰,眼里划过一丝惊讶。

没想到自己就是简单提了一下里面的利弊,这个齐国峰立马就get到了重点,知道陶薇薇是突破口,只要死命说陶薇薇的好话,逸少不看僧面看佛面,势必会对他从轻发落。

这人真真是个机灵鬼,果然是从底层一步步踏着坚实的脚印爬上来当老大的,这察言观色的本事自己还真是要自叹不如的!

萧逸琛看向齐国峰,厉眸微沉。

“今天本少就先把的头暂时放在的脖子上,若是我女人没事,一切就算了,可是但凡我女人有一丁点事,那的头就别想要了!齐国峰,最好老老实实的在家好好上香,祈祷我女人没事!”

听到萧逸琛这句话,齐国峰猛然松了一口气,心里涌进一丝狂喜,赶紧点头答应。

“是!是!我这就回去为陶小姐烧香拜佛,感谢陶小姐的善良仁慈,谢谢逸少!谢谢逸少!”

“滚!”

齐国峰连滚打爬的起来,就要离开。

“站着!”

身后,萧逸琛的声音再次出现,齐国峰心里猛然又提了起来,赶紧转头,恭敬的俯首鞠躬。

“逸少,您还有什么吩咐?”

“那个叫林琼儿的女人,知道该怎么处理吧。”

萧逸琛靠在墙上,看向齐国峰,幽幽的说道。

齐国峰愣了一下,随即赶紧点点头。

“知道,知道,逸少请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肯定会给逸少您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滚吧。”

“是。”

齐国峰赶紧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三楼。

302包厢。

齐国峰坐在沙发上,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突然,包厢的门开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是林琼儿!

林琼儿刚刚被人放了回来,还没松口气,就被齐国峰的人叫了过来。

看到齐老大,林琼儿把胸部挤了挤,扭着胯儿便要走过去坐在齐老大腿上。

“齐老大~人家……”

“坐在那儿。”

齐老大冷冷的语气让林琼儿生生止住了脚步,不情不愿的坐在齐老大对面,眼神幽怨的看向对面的男人。

齐老大看着对面的尤物,眼里划过一丝不舍,这个女人从15岁就跟着自己了,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这些年她伺候自己也算是尽心尽力,现在要自己弄死这女人,自己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可是谁叫她该死不死的惹上了逸少的女人,连带着自己也要被牵连,比起自己的命,什么都是浮云,再说了,女人嘛,有的是,再找一个就是。

想到这,齐老大拍了拍手。

门口进来一个黑衣人保镖,黑衣人保镖走过来把一包白色的瓶子和一个针管放在林琼儿面前。

林琼儿看到桌子上的东西眼里猛然放了光,心里被勾起无尽的渴望,想着这东西让人疯狂的感觉,林琼儿恨不能现在就立刻打一针,可是看了一眼齐国峰,林琼儿犹豫了,齐老大不是很喜欢自己沾这个东西的,今天,怎么突然给自己这个东西?

“打一针吧,就当是我最后送的礼物。”

突然,齐老大的声音响起。

林琼儿一愣,猛然看向齐老大。

“齐老大,……这是什么意思?”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