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社区app无限制观看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冰冷黑暗的太空深处,居然有着一具如此之大的人类‘尸体’?

这个世界,还有着其他踏上长生之路的文明?

拉塞尔心头震惊之时。

那太空深处,伴随着无数陨石,小行星的撞击,那具他眼中的‘人类尸体’骤然睁开了眼。

继而,无限光热随其翻身坐起,自其眸光之中骤然迸发开来,神光煌煌,宛如星辰爆炸,大日燃烧:

“元阳上帝!”

那是从未在这方宇宙出现过的文字,但炸响之刹那,甚至无需通过任何媒介的传播,就炸响在拉塞尔的心头。

宏大,苍茫,浩瀚,伟岸……

仅仅是四个从未听闻过的字而已,拉塞尔心头震荡,恍然却如同看到了一副无可形容的煊赫画面。

那是一个盘坐斑驳道台之上的伟岸神人,星空为其背景,万阳环绕,发出呜呜低鸣。

如在俯首,似在朝拜。

青春浪漫花环美少女

‘元阳上帝?是谁…..’

轰!

无穷光热拍击四面,震动八方六合。

被那‘人类’巨大的体量牵引而来的无数陨石,小行星都被轰然拍得粉碎!

两道眸光如同天剑划破无尽虚空,粉碎一片片的陨石群,定格在双目震怖,心头狂震骇然的拉塞尔身上:

“小东西,是在窥视本座?!”

…….

约城,重重防护,严密隔绝的一处地下基地之中。

掌控者全球最强大军队之一的一小撮人,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之前的卫星录像。

越看,心中越是沉重,越看,越是觉得无能为力。

自从三百年前那一场世界级的战斗之中奠定了超级大国的地位至今,纵然有着那古老东方国度的崛起威胁,他们也始终认为金鹰国是玄星第一大国。

三百年里甚至三次发起了‘玄星’改名‘合众星’的会议,虽然失败了,但他们始终不认为有哪个国家会超越他们。

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出现这样一个人,让他们心头颤栗。

如瀑一般的数据在巨大的投影屏幕的两次不断变换,那是人工智能‘波塞冬’在不间断的演算着。

最终,在一众老者的注视下,波塞冬给出了结论:

“全世界范围之内的一切武器,都无法对其造成伤害,他的速度,超越了摆脱星球引力的火箭,他的力量无法估计,更疑似有掀起天灾的能力……”

沉默。

死一样的沉默。

许久之后,一个面目冷硬的高大老者站起身来:“波塞冬,那头巨蛇出现之前,也是这么说的!”

“因为的演算,我们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现在全国都在发起者抗议,要求与精英同等待遇,而不是遇到灾难被抛弃,收税的时候才想起他们!”

“转播的视频也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知道短短几天,全国发生了多少起暴动吗?!”

老者重重拍着桌子,心中十分恼火。

忌惮,无力,愤怒,后悔,恼火。

老者的态度也是在场所有人的心情,很多事情,是不能够让民众知道的。

这也是他们为何在一切手段无能为力的最后三分钟才选择告诉民众们‘末日巨蛇’的降临,可谁也想不到,最后出了一个‘安先生’。

以至于,再也无法隐瞒,最为高明的公关也无法骗得过亲眼看到这一切的民众们。

哪怕他们很多年都禁锢民智。

“尊贵的米切尔森议员,开放视频是们的决定,抛弃民众也是们的决定,我只提供方案。”

波塞冬似金属般冰冷的声音响起:“同样的方案,那个古国可没有发生任何暴乱,没有造成任何天灾以外的损失。”

“!”

“波塞冬,在指责我们吗?”

“来人,检查波塞冬,看看它的程序是不是被人篡改了!”

这一下,饶是知晓波塞冬只是个人工智能,会议室里也有不少人跳将起来,险些被气炸。

“我只是在复述事实。”

波塞冬的程序之中当然没有说谎这个选项:“数据对比,决策分析表明,们做错了,包括之前的很多策略,都做错了。”

一众人更是火大。

还是一个沉默的老者敲打桌子,惊醒了一众人:“们是在和一个人工智能争论对错吗?”

这老者地位似乎极高,所有人都表示尊敬,重新坐了下来。

“一切的问题核心,都在于那位安先生。”

老者站起身,拄着拐杖小步走着:“强者,就应该享受强者的待遇,我们,比起大玄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唯一能做的,就是付出更多,更高的代价!”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都在静静的倾听着。

事实上,那一日大战之后,这位老者第一时间就展开了对于那位安先生的攻略。

不止是拜访,送礼,更是邀请他来金鹰国定居。

甚至于他们做的更多,早已派人前去大玄,用最高规则的待遇,去请那位安先生的所有亲戚,朋友,同学,乃至于整个邢城的人。

来金鹰国定居。

许诺能够让出一个大州,让那位安先生的父亲做州长,甚至许诺他可以竞争金鹰国的总统。

可惜,大玄官府也不是吃干饭的,早已在大战的第二天,已经封闭了国门,严禁任何其他国家的人前往。

邢城,更是防守严密。

“杜邦先生,可您的计划,失败了,还要继续吗?”

有人闻着。

大玄对于国家的管控古往今来,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绝对的第一,他们不想让外人入境,常规的办法就根本做不到。

非常规的战争,也没有人敢主动掀起。

这个邀请计划,注定失败。

“我们,还能付出更多,前提是见得到那位安先生。”

另一个老者恭敬道:“可杜邦先生,我们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就接触他的朋友,亲戚,是否会触怒那位安先生?”

“神,不会拒绝平凡人类的善意的。”

老者杜邦轻轻咳嗽两声:“大玄的防护严密,可他们,不会,也不敢限制那位安先生的父母,亲朋与外界的联系。”

说着,他环顾所有人:“那么,公开吧,将我们所能给出的待遇,向着全世界公开!

我相信大玄是一个注重民主的国家,不会限制公民选择的权利!”

“公开?!”

众人哗然。

他们开出的条件很高很高,其中不少是会触动很多人的利益的,一旦公开,若是请来那位安先生还好。

若是请不到,岂不是又要闹出更大的笑话,以及暴乱?

“杜邦先生,我不是质疑您的决定,那位安先生如果肯来,那么我们愿意给予他‘神’的待遇,可……”

一位老者以手抚胸,弯腰道:“可只为了一个机会,就要再度触动很多人的利益,值得吗…….”

“此次会议之前,波塞冬已经询问过所有的入梦者,关于那位安先生在梦境之中的事迹……那位安先生,在王权元年之前,已经是梦境中名动天下的高手了!如果预料不差,就是那个王权梦境的第一个入梦者了!……”

老者杜邦突然转过话题,说着所有人都已经耳熟能详,记忆深刻的情报:“可们不知道,那位安先生真正的身份…….”

“真正的身份?”

所有人愣住了。

有人试探性的询问:“难道,他还曾是梦境世界,王权道的王权道人吗?”

这个猜测,他们早已有之。

非如此他们想不到那位安先生是如何得到八口王权剑的。

“大利国一个恐怖组织的头领杜鲁门,通过某种渠道,以三十亿鹰元的价格,卖给我一个情报……

一个被梦境自动屏蔽,被所有人下意识忽略,有关于这位安先生的绝密情报……”

老者说着,眼神不由的摇晃起来,面上带着深深的敬畏。

“什么?”

有人愕然,三十亿鹰元购买的情报?

“那位安先生,在梦境之中,还有另一个称号,不是王权道人……

而是,王权祖师!”

老杜邦拐杖重重拄地,声音有些发颤:

“那位名传三千载,无上大宗师!!!”

整个会议室先是死寂,继而沸反盈天:

“什么?!”

……

一个情报,能够多值钱?

杜鲁门原本不知道,但此时,看着账户之后长长一窜的零,终于知道了。

仅仅是一个情报卖给诸国,各大势力,他的账户现金,已经超越了全世界范围内的所有人,单纯的现金。

能比他更多的,只有一些大银行的地下金库了!

“王权祖师,王权祖师……”

罗马一座大厦的天台边缘,杜鲁门捏着手机,面色有些阴晴不定。

无冕之王。

此时此刻,那位安先生,已然是这颗星球的无冕之王了。

古往今来,这颗星球之上都没有比他更为强横的存在了。

这是,

世界之王,

星球之主,

驻世的神灵,

行走人间的上帝!

这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迹!

曾经自己想要做的一切,毕生的追求,以十倍,百倍的高度,呈现在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杜鲁门心潮澎湃,继而生出更大的野望。

他可以,我为何不可以?!

“嗯?!”

突然,杜鲁门心头一动,蓦然抬头,只见三百米开外,一座更高的大厦天台。

那是一个不高不低,头发花白却梳理的一丝不苟的老者。

他穿着对襟大褂,踩着布鞋,缓缓走到了天台边缘。

“薛铮?!”

杜鲁门眸光中燃起一团火焰:“来的正好。”

多年前,他去宝岛挑战薛铮,被其重手击败。

那是他平生第一败。

“做梦做的久了,会忘记自己是谁。”

薛铮立于天台边缘,淡淡的看着三百米外的杜鲁门:“前次心软没有打死,今日,补上。”

……

网络上一片火热,现实中风起云涌。

简短到只有几分钟的视频,却引起了玄星前所未有的剧烈变化。

小到个人,大到国家,都嗅到了风雨欲来的紧迫感,一轮全新的竞赛,即将开始。

而作为一切风暴的中心,所有一切的源头,安奇生在将拉塞尔数千米长的半截身躯献祭之后。

带着那一扇异度之门不急不缓的回到了大玄。

他踱步行走在一个个城市,有无数人认识他,许许多多的人都在寻找他,可却没有任何个人与仪器可以拍到他的痕迹。

哪怕是车水马龙,人潮涌动,繁华喧闹的都市之中。

他先回了家。

朋友,亲戚,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对他的态度都有了极大的变化。

哪怕,他仍然是他。

唯一不变的,大概只有安父安母。

见到安奇生的安父安母,先是惊喜,后是埋怨,最后则是担忧。

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巨大的变化的,他们担忧处于风口浪尖,被世界瞩目的儿子是不是能够承受住这样的荣耀与负担。

安奇生也不解释,只是笑着安慰,让他们不要太过担忧。

他在家里呆了一个多月。

这一个多月,他什么都没做,只是陪着父母,每日里家常便饭,闲聊谈论。

安父说着工作的变化,他不再当执法者了,而是重新开起了自己曾经倒闭的武馆,安母则抱怨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抱孙子。

外界一切的变化在安奇生回来的那一刻就消失了,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

他的世界里,似乎只剩下了老两口的絮絮叨叨。

这一日,安奇生告别了父母。

出了门,安奇生驻足片刻,一辆车停在了他的身边,下车的,是他的发小陈广科。

“我都有点不认识了。”

寻了一处饭店,两人各自倒上酒,陈广科一口喝了二两,轻叹一声。

短短五年,曾经的发小已经变化大到被网络上无数人称之为‘神’,这样的变化,他的感触当然很大。

“人都是会变的,原本也吊儿郎当,现在不也当了爹,有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天伦之乐。”

安奇生看着自己唯一的发小。

他,当然也是入梦者,但,比起其他入梦者不同,陈广科是真正的不喜欢练武。

即便是梦境之中学了不少,也只是皮毛,在诸多入梦者之中,算得上是垫底。

“是啊。”

说起孩子,陈广科脸上有了笑容。

觥筹交错,在酒里,两人的隔阂似乎拉进了,找回了曾经的熟悉,陈广科说着安奇生小时候的事情,不时笑着。

“别喝了,醉了。”

安奇生放下酒杯。

他此时的体魄,已然不可能喝醉了,再烈的酒水也麻痹不了他的神经。

“醉了,醉了。”

陈广科喝了最后一杯酒,醉眼朦胧的看着自家发小:“我呢,胸无大志,这辈子想的呢,也就是攒点钱,随便能给老婆买点能嘚瑟的衣服,首饰,能在周末领着孩子去玩,节假日能去旅游,吃点,喝点,开开心心……嗝~”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打了个酒嗝:“,也要小心啊,最近,很多人都在打听,还给我开出了很高很高的价格,让我移民金鹰国…….”

“醉了,回去吧。”

安奇生眸光一动,叫了代驾,将发小送了回去。

他立于道旁,没多久,一个行走笔直干练的青年已经走到他的身后:

“安先生,以后不会有人来打扰您的亲人和朋友。”

安奇生点了点头,身形如烟般消失在空气之中。

让那特事局的青年身子一个哆嗦。

当即,他不敢怠慢,立刻拨打电话层层汇报,前后几分钟已经得到了批准。

匆匆开始行动。

……

这一年,注定是对后世影响最大的一年。

异度之门,王权梦境,入梦者,毁灭巨蛇…….

这每一件都足以改变世界的事情,竟然在短短一年中发生。

于世界范围之内掀起的浪潮,已经再不能回落,无形之中,世界的走向已经悄然改变。

世界各国,对于梦境的研究,入梦者的招揽达到了历史最高,重要度超过了一切。

知道了安奇生真正身份的诸国,瞬间将这秘密隐藏在最高等级的秘密档案之中。

但纵然不知他真正身份,也丝毫没有降低安奇生所带来的巨大影响力。

安奇生曾经学过的拳术,成为最受人追捧的拳法,他吃过的药膳,以超过以往十倍的价格送往海外。

无数人,将他当成了效法的对象,追逐的目标。

自此,一场影响后世无数年的巨大变革的帷幕,被徐徐拉开了。

一个前所未有的‘炼炁士’时代,在此时初现峥嵘。

后世一切变化,因此而来,后世又将这一年,称之为‘大梦元年’。

大梦元年,安先生回到一心观……

这一年,全世界展开了入梦者竞赛,诸多国家的军队,都在向着入梦者挑选标准去训练。

入梦者强大的体魄,使得一部分对于体力要求极高的飞行器,从尘封的实验室中重见天日。

第三年,已经有入梦者,踏上了月球,帮助大玄官府,建造了第一个有着完整生态循环的据点。

红色旗帜,插在了月球之上。

同年,其他几个大国也紧随其后,将旗帜插在了月球之上。

星际计划,开启了。

入梦者,终于融入到了一个个各国体系之中,或者说,各国官府体系中的人,成为了占比最大的入梦者。

而也就是这一年。

名为苏杰的自然人,于一次海上旅行,发现了一枚不知来自何处的水晶骷髅。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