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100在线下载

,最快更新大道纪最新章节!

哒哒哒~

脚步声不断响起。

万法楼的山门之中严禁飞行以及施展神通,哪怕是掌教在此都是如此。

一个弟子匆匆赶来,穿过一层层的阵法,守护,来到啦议事大厅之前。

“天地大变将至,我东洲更是首当其冲,如此大世之前,我等更应小心,不该多树敌。”

“不错,几大圣地都在收拢门人弟子,我等此时不封山已然是极限,岂能大幅扩张?

再者说了,几大宗门固然掌教被俘,也不是能够轻易招惹的。”

“不错!李师兄说的不差,此事太过冒险!我等若如此行事,其他人且不必说,那位若去而复返,又该如何?”

……

那弟子听着殿内传来的声音,头皮有些发麻,显然这些东西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弟子可以听的。

但他犹豫了片刻,还是走入大殿。

岸边 慵懒睡姿

恢弘的大殿之中,诸多长老正自争论不休,几个太上长老面无表情的看着。

苗萌坐于高台之上,手托下巴,面上渐渐有着不耐。

“回掌教……”

那弟子大气都不敢出,犹豫了片刻,才低声回应,神情恭敬:

“元,元师兄回来了……”

呼~

沸腾嘈杂的大殿顿时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的移了过来。

“我……”

那弟子吓得心脏骤停,几乎昏厥,修士的眼神,也是能杀死人的。

“独秀回来了?”

闭目养神的竹功,此时睁开眼,面上含笑:“还不速速去请?不,还是让我去。”

那弟子瞠目结舌的看着竹功,心中尽是不可思议。

之前抱着敌意,非要让元独秀离开的,难道不是?

他死死的咬着牙,没敢发声。

其他几个太上长老神色各异,却都有些如释重负。

苗萌眉梢微微一动,不动声色的吩咐:

“去将副掌教请来议事大殿。”

“……是!”

那弟子本想问元独秀什么时候变成副掌教,但哪里问的出口,只能面红耳赤的退下。

去请元独秀。

……

轰!

轰!

轰!

山川摇动,烟尘四起,恐怖的涟漪自长空高处垂流,便掀起大片大片的恐怖惊涛。

一座座城池之上亮起了护城阵法。

阵法护持之下,不少修士,凡人都惊恐上望。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在这一场追逃的战斗横跨极快,转瞬已是数千里之外,一路搅动穹天云流不知几多。

砰!

知道某一刻,长空之上神光大炙,似有两口天剑撕裂天穹,径直射入了太空之中!

而这两道神光迸射的同时,一道人影拉扯着云流若火,呼啸撕裂虚空,远遁其中:

“风形烈,今日之耻,终有回报之时!”

怒极冷煞的声音传荡苍天,随之而起的

鲜血洒落长空,迎风又发生剧烈变化,继而,狂风大作,血雨瓢泼,千百里长空,大地一时都被染成了红色。

“重瞳之光……”

硝烟散去,风形烈修长而高大的身躯自其中走出。

他随手撕下自己破碎近半的法衣,赤裸着精壮强悍至极的上半身立在罡风之中。

此时,在他的胸膛之上,有着两个前后透亮的空洞,其中血肉不翼而飞,隐隐可见其心肺都被消融了一半。

“老师说,当今皇极大陆,能胜我者不过二三,能与我交手者,除却那些躺尸的老不死也不会超过三十人…….”

风形烈随手一招,染的紫红的长刀被其抗在手上。

这一路交手,他不得不承认,那重瞳小子虽然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手段却是极多,极为难杀。

尤其是最后反击,竟是伤到了他。

呼呼~

烈烈狂风之中,他披上法衣一件,**胸膛,凝视那血雨片刻,突然一笑:

“天下能伤我者不多,便留一条命,希望下次遇到,不要让我失望!”

长笑回荡,久久不散,人却已然渐行渐远。

呼~

狂风吹不散大地之上的浓烈血腥气。

不少山中野兽瑟瑟发抖,躲避着血液,也有不少凶兽,灵兽在山林之中疯狂追逐,抢夺着血液。

被灵机化开的血液仍然恐怖至极,一头又一头的凶兽被血液撑的爆体而亡。

无一例外。

但那些被撑的爆体而亡的凶兽的血肉,却引来了更多的凶兽,妖兽,灵兽的追逐。

一场血腥的厮杀,在山林之中蔓延着,越演越烈。

呼~

某一刻,一滴落在大地之上,却仍然滚动,不曾挥发,被灵机化开的血滴,突然一个滚动。

泥泞之中,竟化作一血色小人,长出四肢,生出五官。

“好一个风形烈!”

血色小人蠕动着化作齐仓的模样,他的面色铁青,又带着一丝心有余悸。

能够封王者,其根基必然是早已铸成,同阶近乎无敌。

是以,哪怕他有着前世的经验,也无法匹敌这手拿封王雷刀,此时修为还在自己之上。

仅差一步,不,仅差半步就要封侯的风形烈。

事实上,当今之世。

除却星海之中,皇极大陆那些藏匿在至尊至宝所维持的至尊洞天之中的老不死。

能够胜过那风形烈的,可谓寥寥无几。

除却无可争议的元阳大帝,就是此时中州霸世皇庭的女帝楚梦瑶,无尽漠海之中的佛子‘帝弥陀’,北海三太子‘龙傲天’在内的几人而已。

除此之外,未来通天塔上的十人,不是如‘天师孙恩’那般尚未出生,就是和‘大日天子’元独秀般尚未崛起。

他此时,自然也很难胜过这样一尊气运天骄。

事实上,若非是自己修成了前世‘元阳大帝’传下的‘滴血重生’法,只怕就栽在这风形烈的手上了。

“今日之事,终有回报之时。”

齐仓深吸一口气,看向山林之中争相角逐,吞噬自己血液的诸多凶兽。

他固然没有将粉碎真空境走到绝巅,但他的一滴血,足以侵蚀天地万物,这些凶兽,自然承受不了。

哪怕,这滴血被灵机稀释了无数倍。

“呼!”

心念转动间,他深吸一口气。

呼呼~~~

山林之中狂风骤起,气流狂涌,凶戾至极的罡风瞬间充塞山林,撕裂了无数草木。

将无数惊恐哀嚎的野兽都远远抛飞了出去。

肉眼可见,无数猩红的血液从大地,树梢,凶兽血液之中剥离出来。

万川归海般,融入到齐仓的身躯之中。

嗡~

丝丝缕缕的血气交织之下,前后不过片刻,齐仓的身躯已然恢复了正常,只是面容还有些惨白。

“滴血重生法虽然不起眼,在元阳诸法,神,道中排名不高,却比想象的要有用的多……”

齐仓缓缓吐出一口气,心中大石方才落地。

前世他曾疯狂追寻元阳上帝的痕迹,自然学过不少元阳之法,只是学归学,这一门滴血重生法,他还是第一次施展。

前世他死的太快,出手者只怕已然不是封王级数,根本什么法,神通都来不及动用。

只是风形烈强的出乎预料,让他不得不出此下策。

呼~

心念转动间,他遁虚而去,消失在原地,这一路追杀大战,引起的注意太大,对此时的他来说不是好事。

却需要去避一避。

只是同时他心中也有隐忧,甚至有着一丝自我怀疑:

“逆天夺命箓,怎么会没有作用,不,不对,这是起了反效果,是那元独秀的气运不如我之前思量的那般强大,

还是他的气运太强,我遭了反噬?……”

他不认为是前者,毕竟那元独秀可是未来星海最强的一批人之一。

那么,是自己的气运太差?

莫名的,齐仓心中有着一丝后悔。

自己,可能是选错目标了。

……

避开路上诸多闻讯而来的修士,大小宗门的探子。

齐仓返回了战斗最初发生之地,压着心头的怅然,将黑袍老者的残缺的尸身掩埋在坟土之中。

拜了数次,方才匆匆而去。

这一次,他远离了东洲腹地,尤其是远离了天鼎国,甚至一路出了几大宗门统辖之地。

一路上边疗伤,边思量自己的前路之所在。

他很清楚,不久的未来,东洲将会迎来什么。

相比于皇极大陆的承平已久,为了无数生命星辰,征战无数年的星海大势力,侵略性,战力都要强出太多。

那是比此时整个皇极大陆都要强横的势力,以此时东洲之力,根本无从抵挡。

乱象,即将显现。

而这乱象,随着皇极大陆的诸族暴动,将会彻底席卷整个东洲,继而燃烧皇极大陆。

直至宇宙之中都点燃大世之火。

“皇极大陆之上的机缘很多,只是却不能轻举妄动,传说到底只是传说,还是要小心行事…….”

经历了元独秀,风形烈之后,齐仓越发的小心了。

便是入城,都随着人流进出,不敢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身怀逆天夺命箓,他深深的知道,一个人能够倒霉到什么地步。

“…..嗯?!!”

一只脚刚踏入城门,齐仓便似有所觉的抬头,这一眼看去。

轰!

直好似一道霹雳在头顶炸开,一缕寒意自心头腾起刹那,就已蔓延身,彻骨寒意充斥之下。

齐仓直好似被冻僵了一般,直挺挺的站在人群之中。

啪嗒~

斗大的汗珠,在地上摔成八瓣。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