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app安卓最新版下载

“我搞不懂你们的弯弯绕绕,不过要我说,把我老公给我,在议会举行的时候,一炮把贵族都给端了”

“然后你像麦瑟库里欧一样,被满世界追杀”

夜林忍不住笑了笑,他在回皇宫的路上就看到了,电线杆和墙壁上,还贴着机械元首库里欧的通缉令。

即使根特遭遇了惨烈大战,这些通缉令也没有时间被撕下来,刚刚还看到一张通缉令,火焰吞噬了右下角小半部分,依稀可见一张中年男人的脸。

神情悲悯,似乎有沧桑难明。

“算了你就当我没说过,波迪尔给你的龙鳞,有什么用处你们阿拉德制作防具的材料”

拉斐尔也知道自己就是口直心快,没有他这般实力,还是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干脆转移了话题。

“那个啊,巴卡尔的残缺龙鳞,留着吧。”

“巴巴卡尔”

闻言一惊,拉斐尔差点咬着舌头,一脸不可置信,天界在大概五百年前还是被龙统治的时代,所以考古挖掘出一点龙的遗骸并不多么意外。

但是,爆龙王巴卡尔,这意义就完不一样了。

“你想想,巴卡尔展开双翼能遮天蔽日,如此浩大的龙躯死在天界,那么他的尸体呢”夜林意有所指,神色古怪。

粉嫩美眉可爱俏皮床上活力照

“尸体据说在那天傍晚,巴卡尔之城的火光照亮了整片天空,龙王临死前的愤怒分裂了大陆,尸体”

皱了皱眉思索好一会,拉斐尔才用不确定的语气道:“一说是被导弹炸成了粉末,二说是沉默在天空之海,腐烂没了。”

“也就是说,巴卡尔的尸体,没有人亲眼目睹”

“呃,好像是。”

夜林露出一副果然如此,你就是个直脑筋的模样,气的拉斐尔拳头一握,咬着牙就想和他打一架。

“拉斐尔,你知道巴卡尔的九个遗产么还有海底龙宫。”

“那玩意不是传说故事我倒是听说守备队的卢卡斯少尉非常痴迷这个,还被无良卖家的藏宝图坑过不少钱来着。”

“幽灵列车和渔夫的故事,在此之前不也是传说故事”

拉斐尔张了张嘴又沉默了,她还清楚记得那天下午,黑色的海水中纠缠着无数恶灵,缓缓从列车底端升腾,痛苦哀嚎。

若不是亲眼所见,没人会相信天界碧蓝如洗的海洋中,存在着多么可怕的东西。

“巴卡尔的九份遗产,一份在莫斯匹斯,一份在悬空城,剩下的,可能在海底,也可能在阿拉德大陆。”

夜林现在是有点意外的,天界海水吞噬魔力之谜,说不定和巴卡尔有分不开的关系。

九份遗产收集之后,能复活巴卡尔么

还有疑似机械元首的麦瑟库里欧,当真是因为被过度依赖,才选择的逃跑

艾丽婕的超人天赋,又到底是怎么来的

“为什么使徒老往天界跑啊。”

嘀咕一声,拉斐尔决定不去想这么多回去睡一觉算了,安徒恩可还安稳活着呢,天界真是多灾多难。

“其实,他们也不想来啊,主要是一个喜欢穿比基尼的使徒魔怔了,唉”

伊顿工业区往这里输送了一部分电力过来,皇都根特的夜晚终于有了灯光点缀,不再是炸弹的烟火,以及枪口喷吐的火舌。

皇宫外浩大的广场已经开始进行装饰,天界的祈福祭祀,所祈求的对象并不是某个人或者“神灵”,而是“天”

皇女艾丽婕正在被马琳教导主持仪式的步骤,断掉了数年的第一场祭祀,整个过程可万万不能出了差错,天界可是非常重视礼仪的。

所以眼巴巴的小皇女虽然很想听他讲故事,但也只能接受“摆布”,训练礼仪。

“大晚上的,不去勤劳运动,你怎么还要出门”

泰勒打了一个嗝,不住用手掌拍着胸口,脸色泛红,一股子酒气扑面而来。

“她们凑一起打牌来着我不好插手,干脆出去看看晚上的根特,你跟谁喝的酒,这么大味”

伸手在眼前煽了煽,夜林微微拧眉,然后抓出一瓶药剂想给对方喂下去。

“我又没醉,陪米糕喝的,那小马驹,酒量是怎么练出来的。”

“它每天一杯酒,你呢你也是有出息,和一只独角兽比酒量,不知道米糕蕴含神圣气息,净化酒精的速度飞快么。”

“张嘴”

“啊”

泰勒乖乖仰头张嘴,等着一大瓶雷米灌到嘴里面,随后一个咕嘟下了肚,噎的翻了片刻的白眼。

“挺甜的。”

擦了擦嘴角,眼神逐渐恢复清明的泰勒,爽朗一挥手,率先往外走:“我也散散身上的酒气。”

“我倒是觉得你洗个澡更好一点,在下不才,按摩技艺高超娴熟,甚至还获得过两位女王亲口嘉奖。”

“按摩收费么”

“不收,为人民服务”

“那算了,太便宜我信不过。”

“那我象征性收一点也成。”

“我没钱,哈哈”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晃晃悠悠走出了皇宫,漫无目的,随意在城市内闲绕。

一些门面受损不太严重的店铺,也逐渐在战后开了业,根特也终于有了一丝人烟的气息,而不是硝烟的味道。

某些商业街也人来人往,凭借限时供应的电力,展现出一抹天界的繁华。

有一些像是酒馆饭馆的地方,还能用发电机营业到深夜,因为他们的生意最红火,值得这么做。

生意逐渐开业复苏,天界的经济正在好转,但战后的阴影,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摆脱。

“夜林,这一幕,你有没有一种成就感”

泰勒对灯红酒绿的商业街表示赞叹,又转头打趣道:“没有你们,说不定根特还被卡勒特围着呢,或者已经城破了。”

牛仔热裤无丝袜露着白生生的大腿,搭配露脐的无袖白色马甲,纯黑色的正义护罩包裹住大半,又恰好展现出些许深邃,双臂白皙柔软似若无骨,波浪般金色卷发扎着一根简单的蝴蝶结。

身材火辣容貌靓丽的泰勒,在商业街中高傲的气质,吸引了一大片眼球,同时对其身侧的夜林投来一抹羡慕,又敌视的目光。

“当然有,但那天晚上每一个守城的人,见到这一幕都应该会有成就感,你难道没有么”

“哈哈,你这种回答,倒是和最近的军人无用论,针锋相对。”

泰勒嘴角微翘,她喜欢这种说法。

路过一间敞着门的酒馆的时候,泰勒脚步不由自主就往里拐,夜林当时正在扫视周边环境,愣神少许一把没抓住,干脆也跟着走了进去。

酒馆是消息很流通的地方,或许,能打听到一点关于杰克特的评论。

一家小型酒馆,进门就是吧台,角落摆着几张桌子,但基本上都坐满了人,两人也没有拼桌的打算,干脆就坐在吧台前面。

泰勒已经熟练的点了两杯酒,微微自得,又理直气壮:

“这种酒口味很不错的,是贵族们喜欢的品类,不过我没带钱。”

吧台后面的老板面色一僵,开始考虑要不要去叫治安守备队过来。

“没带钱你还点最贵的,忘了你穷的时候,只能去赛丽亚那打工。”

径直拿过一杯酒到自己面前,夜林向老板示意自己是一伙的,等会他来付钱。

神色有点茫然,但立刻回忆起来的泰勒美眸一瞪,一把抓住他领口使劲摇晃,咬牙切齿道:“还不是你个混蛋,当初居然敢融化我的枪害得老娘没钱,只能去打工。”

这时,一个穿着打扮非常讲究,燕尾服,蝴蝶领结,笑容款款,一看就是贵族少爷的男人走到泰勒旁边,清了清嗓子,柔和优雅道:“美丽的动人的小姐,你的眼睛如天上繁星,秀发如晚霞流云”

泰勒秀眉一挑,转头打量了一番,又拽着夜林的衣领使劲晃了晃,嫌弃道:“别废话乱拽文,你能给我手里这家伙一巴掌我就跟你走,不然我今晚就跟他约。”

话音落地,贵族少爷脸上才浮现喜色扬起巴掌,夜林直接从泰勒的腰带上拽出手枪,指向对方眉心,然后枪口晃了晃示意你赶紧走人。

“你这”贵族少爷瞪大了眼睛,满脸愤慨:“这不公平,你这是作弊。”

“作弊你个锤子,等我挨你一巴掌滚蛋。”

脸色青一阵红一阵,不忍离开,但当他瞄到夜林食指居然真去扣动扳机的时候,瞬间眼一直,扭头就走。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