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影视app下载破解版

伍峰与秦无咎三人并肩而行。

“还未请教老丈高姓?”伍峰主动大破沉默,拱手问道。

“老朽周熹,清山镇百姓,今天幸亏将军神勇,解救我等性命,老夫在此多谢了!”说着也要行礼。

伍峰连忙扶住,一边问道:“可是先帝曾称赞诗书文章第一家的周老夫子?”

“不敢!惭愧!”周熹回道。

“小子伍峰,有眼不识真贤,请长者恕罪!晚辈见过夫子!”伍峰曾听上官晴雪说起过这位文学泰斗,连忙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晚辈礼仪。

“伍将军客气了,老朽这点虚名不足挂齿,百无一用是书生。倒是将军如此年轻,领军有方纪律严明,真是英雄出少年!”

话一说开,气氛就融洽起来了。

“刚才在外面的时候,看镇中百姓抵抗匪军,杂而不乱人人拼命,与城外匪军相持不下,不知是哪位高人手笔?”伍峰其实心里有所猜测。

“哈哈哈哈!正是老朽这位得意门生所为!”老朽满脸笑容地说道,神情很是骄傲。

“想不到秦先生书生模样,竟然是位兵法大家!失敬!失敬!”伍峰对秦无咎说道。

秦无咎却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问了伍峰一个问题:“不知伍将军可曾受爵?”

街头魅惑女孩极致诱人

伍峰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老实地回答道:“蒙朝廷恩典,授予晚辈忠勇伯。”

“果真如此!前些日子,从家父口中得知,帝**中有位年轻将领,亲率骑军千里奔袭,踏破巫族王庭,俘虏巫族王族后人数人!想不到竟然在此相见,真是幸会!”秦无咎心中仅剩的疑虑,荡然无存。

“侥幸!侥幸!在两位贤者面前不敢称将军,二位叫我伍峰即可!”

“说起来,我们也确实是有缘!”秦无咎面带笑容地说道。

伍峰到听他的话,心里也有些猜测,但是地方不对,不敢确定,于是试着问了一句:“不知先生可曾在京都居住过?”

“哈哈哈哈!看来伍兄弟已经猜到了!”秦无咎高兴地大笑起来!

“真是无巧不成书!真是缘分!走,去老朽家中我们喝上几盅,庆贺庆贺!”周熹也是大喜。

三人来到周熹的家中,一座老式四合院庭院,天井中种了几株莲花,院内干净朴素。不一会儿,几人就分宾主坐好,相互谈论了起来。

秦无咎给伍峰介绍了起来。原来夫子周熹原是翰林院编修,负责管理整个翰林院的典籍与史书的编撰,因不满张丞相专权,便回乡教书。

秦无咎就是他的得意门生,这次来拜见恩师的时候,恰逢盗匪作乱,便挺身而出组织百姓抵抗匪军。

因为周熹在当地威望极高,百姓们都愿意相信他,所以二人一齐站在城墙上指挥百姓战斗。

“不知老大人可安好?府中藏书令晚辈受益匪浅。此次出行前,我将院中的石榴摘了下来,用盒子封好,本打算见到老先生的时候亲手交给他。不曾想倒是先与二位先生相逢,真是缘分!伍峰”敬二位!”伍峰问道。

院内三人越聊越开心,二人见伍峰年轻得志却不骄不躁,与人相处有理有节,都是满心欣赏。伍峰也从交谈中感受到二位的渊博学识,从中受益匪浅。

第二日,雨过天晴,伍峰收拢部队,押解匪军继续赶路。这帮匪军他还有用,所以打算等到了青田镇拜见了秦白之后,在来处理。

伍峰和秦无咎一起上路,不到半天功夫队伍就赶到了青田镇。部队到达之前,王志就命人到镇上,先行安排好一切事宜。

伍峰亲手捧着一个大盒子,跟随秦无咎走进一座大宅子。说是宅子不如说是个园子,进门之后看到院内种满各式菜蔬,一位老者正蹲在地上拔草,神情专注,一丝不苟。

“爹,我回来了!给您带了个人回来。”秦无咎故意没有说出伍峰的身份。

老人闻言抬起头,看到儿子身边站着个年轻的将军,便停下手中的活,起身洗手,招呼了一声:“屋里坐。”

话语简短而干脆,说着就朝屋内走去。

伍峰连忙跟进屋内,将手中的大盒子放在桌上,然后恭敬地行礼道:“晚生伍峰,拜见老大人!”

“原来是忠勇伯,果然年轻有为!老朽已不是朝廷官员,大人一词,老朽当不起。”秦白语气平淡的说道。

“来之前,晚辈曾听文竹说,前辈爱吃石榴,便和文竹一起,将水井旁树上的石榴都摘了下来,封存在木盒之中。”说着,伍峰打开了木盒。

一股清香弥漫开来,秦白看到桌上的一盒石榴,嘴唇微微抖动,显然心中并不平静。此时,秦无咎也将清山镇发生的一切,快速简要地告诉了秦白。

“有劳你了!文竹可还好?”秦白的态度比刚才好了很多,看向伍峰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好,府中下人都好,就是想念老先生。文竹母亲的病也好了,几个弟弟妹妹也能帮家里干活了。”伍峰回答道。

“好!好!有心了!”秦白点了点头,“听无咎说,你是率军移防代州,路过此地?”

伍峰将自己独立组建黑魇兽骑军,以及将要驻守代州的情况,和秦白说了。魏中睿既然让自己来请教他,一定是有原因的。

“三十年前,老朽曾任代州太守,在代州呆了十年。代州的情况复杂,在那里驻军殊为不易!”秦白的话解开了伍峰心里的谜团。

伍峰从袖中抽出一封书信,拿出来双手递给秦白,说道:“上月,工部尚书魏大人甲子大寿,晚辈前去贺寿,魏大人给晚辈一封书信,让晚辈面呈前辈。”

秦白接过书信,仔细看了起来。看完之后,眼神饶有意味地看着伍峰说道:“昔日上官文池,娶走了魏中睿的掌上明珠,今天你又要娶走他的外孙女,老家伙倒是眼光毒辣!”

“老先生说笑了!”伍峰有点尴尬。

“老家伙别的本事倒也一般,就这看人的本事还行,当年上官文池还只是个边关小将,他能不顾门第之间同意这门亲事,现在上官文池却是帝国砥柱。”

“他能看中你,定是你有什么值得他看中的地方。你说说你对代州之行的打算。”秦白在接到魏中睿的书信之后,就知道魏中睿的意思,所以也想考教一下伍峰。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