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科科免费下载网站

又是这女人?

眸眼微撩,一眼扫向眸光四处乱转的栾巧媚身上,见栾巧忽而妖媚一笑,径自若翩飞的蝴蝶一般扑进了玉衡宗弟子所在的半花厅中——

“段央公子,多日不见,可是让小女子想念的紧呢!”

段央神色淡淡的扫了栾巧媚一眼,漠声吐道。

“栾姑娘,我与你不熟。”

二人的一句对话,让邻厅中日月神殿的一众殿徒“腾”的一下子倏然而起——

月蟾面色微郁,给身旁的女弟子使了个眼色,女弟子闪身出了九重瑶台——

月蟾却是当即闪去了一邻旁半花厅中——

一众殿徒紧随着入了旁厅中——

月蟾面色冷然的扫向栾巧媚,清凛道。

“栾姑娘,还是马上离开这里为好,若是胆敢再近一步,可就别怪我日月神殿手下不留情了!”

段央公子也是你这种女人能近得身的?

背带裙的俏皮姑娘是不是你的菜

简直是不知死活!

栾巧媚媚眼轻佻的瞥向月蟾,媚笑一声。

“呦,原来是月蟾圣使吖,月蟾圣使这架子摆的可真是大呢,不过,这架子大了也是不顶用啊!”

话微一顿,音色更媚道。

“本小主最讨厌的便是这猫猫狗狗的在本小主面前蹦跳,这猫啊狗的一在本小主面前叫唤,甚是吵耳,徒惹本小主厌烦,蜜言、蜜语,把这起子碍眼的东西,给本小主清出去!”

月蟾脸色霎时间阴翳下来——

蜜言、蜜语二人在栾巧媚话落,当即直扑月蟾而去——

二人周身仙圣级别的修为猛然暴出,强势威压直迫月蟾与一众神殿殿徒——

“噗——”

“噗——”

承受不住蜜言、蜜语二人仙圣威压的神殿弟子,顷时纷纷喷血倒地——

月蟾霎时间脸色一白,以仙尊级别的修为堪堪勉强能受住,嘴角溢出丝丝血红。

段央脸色微变——

“栾姑娘,手下留情!”

栾巧媚媚笑盈盈。

“蜜言、蜜语,住手!”

不远处半厅中的白染眸子骤然一缩。

仙圣级别大圆满?

仅是两个手下就这般的修为高深?

这个栾巧媚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不过为何这个月蟾圣使不容栾巧媚靠近那个玉衡宗叫段央的弟子?

难道是这个月蟾爱慕这个段央?

可看着也不像啊,她那模样哪里有半分的爱慕之意?

原寻看出白染眸中的惑色,温煦一笑。

“师妹,日月神殿的圣女有意玉衡宗的段央公子,这事在中、东大陆人尽皆知。”

“额?”

日月神殿的圣女爱慕这个段央?

啧啧啧——

原来如此啊!

随即又是状似轻叹道。

“这东大陆的灵修者,修为高深的还真是比比皆是呢,瞧瞧,只是两个手下都这般的强势,那一整个摇光门得到了什么程度啊?”

原寻轻笑。

“师妹,这二人的修为是用秘法给提上来的,各处势力中都有这样以秘法提升修为的弟子,不过,他们的修炼之路,也是走到了头了,只能就此止步不前了,这便是他们提升修为的代价,一般各势力之中,很少会有弟子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提升修为,这看似是实力强盛,却也是绝了自己的修炼生涯了!”

白染了然的点点头。

这类的秘法,她灵界中有不少,还是清楚一些的。

看向自顾瞅着不远处半花厅中雀跃异常、龇着牙的臻蔺年,嘴角一抽抽。

“臻蔺年,你傻笑个啥呢?”

臻蔺年一脸兴奋的小声嘀咕道。

“嘿嘿,小师妹啊,这下有好戏看了,我刚才可是看到日月神殿的一个女殿徒窜出去了,定是去传疾闪传讯符给日月神殿的圣女了,这可是一场大戏吖!”

白染扬眉瞅着一脸兴意盎然的臻蔺年,吐出一句。

“你这张嘴还真有乌鸦嘴的潜质!”

竟是被他一语成谶了!

臻蔺年抓抓脑袋,龇牙道。

“这种事很正常嘛,本来就是人多的地方是非多,用脚趾头想也知啊!”

白染一阵无语——

扭头继续看向不远处的半花厅中,见月蟾欲被蜜语拖出走,白染悠悠地起身,飘闪到了蜜语面前,挡住了蜜语的去路——

原寻、臻蔺年二人相视一眼,紧跟着闪了过去——

蜜语看着突现在她面前,挡住去路的白染,转身移向一旁而过,白染轻移一步,继续挡住——

蜜语看了白染一眼,漠声道一句。

“让开!”

倚着厅栏的白染似笑非笑的瞧着蜜语,悠悠道。

“在我九重瑶台的地盘上挑事,对我九重瑶台的食客出手,还要我这主子让开,你摇光门是想上天呢?”

栾巧媚抬眼看向半路杀出来的白染,媚笑一声。

“白染小姑娘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为好,闲事揽上身可是不美!”

白染阴测测一笑。

“闲事?事确是闲事,可偏偏你摇光门选的地儿不对,选在了我九重瑶台里,那这闲事可就变味儿了!”

栾巧媚媚笑的音色顷时冷了三分。

“呵呵,这么说来,白染小姑娘是闲事管定了?”

“出了这个门,随你摇光门撒野,但是在我九重瑶台,不行!”

栾巧媚轻媚再笑。

“那本小主可就不客气了,蜜言,请白染小姑娘暂去一旁坐会儿!”

栾巧媚话落,蜜言身形一动,闪向白染——

仙圣级别的修为威压轰然对着白染扑潮而来,倚在厅栏处的白染身形未动分毫,不是不动,是他娘的修为威压压制的她动弹不了!

嘴角即时溢出抹妖冶的红,意念一闪,界之权杖倏地凭空而出,凌立与白染身前——

众人只见白染身前刺目的圣芒一闪,眨眼间,哪里还有向白染闪去的蜜言身影,只见缕缕白烟悠悠飘落于地,铺散成了一层齑粉于青石琉璃地板上——

众人懵——

紧接着便是连吓带惊——

眸子倏然瞪大的盯着地上的那一层齑粉,本能的齐齐抬头望向倚在厅栏上的白染与权杖——

“噗——”

一口鲜血再难抑的自白染口中喷涌而出——

脸上明显带着异样的苍白,白染轻抬臂袖抹去唇边的血渍,眸中神色不波,那深幽的眸子却是让人瞧着生寒。

栾巧媚当即忍不住的一个激灵——

一脸惊怵的看着白染,确切的说是看着白染与她身前那柄皎圣无暇、璀璨耀目的权杖——

段央一众人看着白染跟她身前权杖的目光是整个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