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电影在线观看免费完整

   她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却让人难以回应,感情的事的确是无法勉强,哪怕她再漂亮,再有本事,她也没办法让别人爱她。哪怕她再洒脱,再率性,可是一陷入感情的泥淖里,她也一样心伤心痛。

   荆无言他温和亲切,温润如玉,风度潇洒,他对她也很好,可是,这种好,是朋友式的,因为他心中始终有一个人。

   顾冰岚比谁都清楚,也比谁都无奈。

   虽然她不怨恨云霄,也不怨荆无言,只怪自己认识他太晚,认识他时,他心中已经住了别人。可是,这种求而不得的痛苦,这种难以割舍的感觉,却驱之不去。

   云霄想了想,拿出剩下的那颗雪莲丹,她默默地递给顾冰岚,轻声道:“孙烨说,这雪莲丹对他的身体恢复有好处,上一颗丹药的药性应该已经全部吸收了,可以再喂他吃下这颗了。”

   她本来是准备让孙烨拿给荆无言服用的,但是现在,她觉得顾冰岚比孙烨照顾得更好。更重要的是,上次孙烨听说她要把这唯一的一颗拿给荆无言时,已经拒绝过一次了。在孙烨眼里,少主的命才是最重要的,有这颗雪莲丹在,少主身边就等于有了一颗保命符,怎么能全部用掉呢?至于荆无言的伤,他可以再想办法。

   顾冰岚眼中闪过一丝欣喜,接过来,她是四海帮帮主,自然有见识,知道雪莲丹可不是普通的药。这种有价无市千金难买的东西,如果能让荆无言服用下去,对他的伤一定有很大的好处。

   她并不知道之前荆无言已经服用过两颗了,好在这雪莲丹多服也没有什么副作用。

   云霄看着她眼中微微的血丝和黑眼圈,忍不住道:“冰岚,无言的伤已经控制住了,你休息一下,再这么下去,你会吃不消的!”

   顾冰岚摇摇头,道:“我不累!”她苦笑,道:“让我为他再多做点什么吧,也许,等他醒来,他又是那个可望不可即的荆无言了!”

   这一句话中包含着多少心酸,又包含着多少期待和无奈,实在是语言难以形容,云霄心中酸酸的,她不再劝,只是用力抱了抱她,然后在她耳边极轻地道:“你放心,哪怕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寻到能治他的药。”她想说的是,他为了她的幸福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可是他若身死,她也就没了幸福可言,因为,她的一生都不会心安,她无法心安理得地享受自己的幸福。

   司城玄曦没有说话,但是,这时候,司城玄曦和云霄想的是一样的。治好荆无言,是第一等大事。

   十八岁美女灿烂笑脸美女图片

   两个人离去时,心中都沉甸甸的,云霄再次问过孙烨,如果要荆无言醒来,需要做什么。孙烨在犹豫再三,终于有些无奈地承认自己学艺不精,说除非长青雪山药王亲临,或者,寻到生死人肉白骨的龙兰天香紫灵芝,才有可能治好他。

   云霄立刻给云家商号和自己的商号发了消息,悬赏求龙兰天香紫灵芝,她甚至特别派李沣给爷爷送信,询问长青雪山的药王所在的地方,她要和司城玄曦亲自去求药王来给荆无言治伤。同时,司城玄曦也把身边的暗卫和侍卫遣出去一大半,同样是寻医寻药。

   西启军营,端木长安在和于子林下棋,于子林的脸已经成了苦瓜,陛下这是虐他有瘾么?他已经连输十七局了,十七局啊,输得他都想捂着脸落荒而逃了,可是陛下却兴致勃勃的,好像赢他是世上最开心的事。

   于子林就不懂了,他们是来征东夏的,不是到这里下棋的啊,前天下了一天,下得他头昏眼花脑袋一团糊糊;昨天又下了一天,下得他简直是手脚冰凉四肢无力;今天,今天难道又要下一天吗?他宁可去打仗啊。

   不就是问了一句什么时候攻破隆息城,攻破燕州直捣东夏京城,明明出征之初,陛下的意思也是这样的。可是陛下却冷冷扫了他一眼,然后令人摆棋,对他说:“你下赢一局,立刻领兵攻城!”然后,他就一直输啊输啊输,没有赢过一局。

   于子林满腹怨念却不敢有丝毫表现,下棋下得越来越臭越来越烂,额头汗珠滚滚,端木长安却视如不见。

   终于,端木长安又一次道:“你输了!”

   于子林简直像听到仙音,一边擦汗一边道:“是是是,臣输了,陛下棋艺精湛,臣不是对手!”

   端木长安悠然道:“再来一局!”

   于子林快哭了,天知道连下三天棋,他现在闭着眼睛眼前就是那黑黑白白的小点点,再这么下去,他这把老骨头非死在棋盘上不可,他也算乖觉,知道自己前天的提议让陛下恼了,陛下这是在惩罚他呢,他赶紧跪下,苦着脸道:“陛下,臣实在不能再下了,臣已经头晕眼花,头痛欲裂了!”

   端木长安似笑非笑地道:“你不是要去攻城吗?一局也没赢,怎么攻城啊?”

   于子林赶紧道:“陛下神机妙算,早有谋划,臣愚钝,出言无状,陛下念老臣一心报国,请恕老臣之罪!”

   端木长安把手中的白纸抛进壶里,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淡淡道:“坐下说话!”

   于子林战战兢兢地爬了起来,却不敢坐,这三天棋已经下得他头发一把把地掉,胡子一根根地被薅下来,他怕一坐下,惹得端木长安不高兴,再来一局,那他还不如自杀了算了。

   端木长安笑眯眯地道:“于将军,征东夏最大的障碍在哪里?”

   于子林听到端木长安问到军情,这才缓过一口气来,这点他深有体会呀,几乎想也不想,便道:“东夏的燕王英勇善战,兵法精熟,一群乌合之众,都能被他短时间在战场上整顿成精兵,有他在,就是征东夏最大的障碍!”

   端木长安桃花眼一眯,笑道:“现在司城玄曦回了隆息城,你觉得你还能攻得下隆息城吗?”

   于子林有些尴尬地摇摇头,但是他很快道:“但是他们不是没粮草又没援兵吗?咱们拖也能拖死他!”

   端木长安摇头而笑,道:“可现在我们的粮草也被烧了,谁拖死谁呢?”

   一提到粮草,于子林就咬牙了,粮草竟然被东夏的人偷偷烧了,等到发现并救火,只抢出来不到五分之一,大军原本两个月的粮草,就只能支撑十天了。十天的时间想要拖死隆息城的守军,那简直是太异想天开了有木有?

   端木长安轻松地笑道:“你忘了出征时我是怎么说的?你出征的目的是什么?”

   于子林顿时想到当初出征时端木长安对他说的话,他这次带的所有人马,都是没上过战场的兵,端木长安当时说的是,练兵,顺便攻破东夏几座城池玩玩!他有些转不过弯来,怔怔地道:“不打了?可我们还没有攻破东夏的城池呢!”

   端木长安瞥了他一眼:“攻破东夏几座城池,和除掉司城玄曦,哪个更重要?”

   于子林想也不想,道:“除掉司城玄曦!”

   “哦?”

   于子林道:“有司城玄曦在,就算我们能夺到东夏几座城池,也守不住,但如果除掉了司城玄曦,东夏没有了这个烈炎战神,就等于少了一大屏障!”

   “你倒是会选!”端木长安悠悠地笑道:“那咱们就除掉司城玄曦吧!”

   于子林听他说得轻描淡写,又不懂了,要除掉司城玄曦,又准他们攻城,又不准他们出战,难不成坐着下棋就能办到?

   端木长安知道他不懂,也不多说,只是吩咐道:“安静等着,我自有计较。约束你的人马,任何人不得妄动刀兵,如有违者,斩!”

   于子林不知道陛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陛下的旨意,他再是不理解,也是要无条件服从的,再说,不用下棋了,不用再被陛下虐了,还不赶紧借机会走啊,所以,他立马下去安排了。

   端木长安轻轻一笑,缓缓站起,对一边侍着的寻筝道:“消息已经传到了吧?”

   寻筝点头,道:“已经传到了!”

   “你觉得他会来吗?”

   寻筝摇头:“应该不会来!”

   端木长安却笑道:“不,他一定会来的!”

   寻筝想说什么,终于闭了嘴,只是道:“是!”

   端木长安眉头一扬,心情极好地道:“走,去会会他!”

   端木长安所去的方向,正是隆息城,他一身红色袍服,本来就唇红齿白如同妖孽,现在更是闲庭信步一般,又只带了寻筝一个,看起来似乎是哪个富家公子出门踏青。寻筝却是一脸戒备,这儿离隆息城越来越近,也就意味着越来越危险了。

   隆息外城往南三里,是一处土坡,这儿视野极好,因为离战场近,所以也十分的安静,不会有别人前来。端木长安站在坡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十分惬意,然后就眉开眼笑地回过头来,他的目光落在东面。

   一个人正缓缓地走来,顺着土坡一步一步,沉稳而坚定,正是司城玄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