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4_463

“你去那里了?”景真回到府中,就看见夜文颐在自己院子里等着,他见到她回来,有些不满地问道。

景真将腰间的鞭子往屋子里的桌子上一放,当初清脆的响声,她仿佛并没有看见夜文颐微微皱紧的眉头一般,大声回答道:“去宫中了。”

自从她前往江淮之后,她与夜文颐这个哥哥的感情反倒是一日不如一日,一开始还会觉得是因为自己和七嫂太过于亲近,所以导致自家哥哥不满,关系渐渐疏远了。

可是后来景真才发现,其实不然,只是她自己与夜文颐的观念根本不合。

夜文颐希望她是一个对宣王府有用的公主,所以对她的纵容也是基于这个之上,一旦她不符合他的心意,自然会对自己不满。

皇室之中,一母同胞的兄妹尚且存在着相互利用和相互算计,更遑论她与夜文颐还不是。

要说也是当初夜文颐做得太好,藏得不错,她和母妃都没有发现。

“怎么了?”景真回过神来见夜文颐不说话,皱着眉头问道。

夜文颐看了她一眼,才缓缓道:“你去礼部了?”

景真心中一跳,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貌似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也没有做什么让夜文颐多想的事情,才应道:“嗯。”

“皇后娘娘将你安排在礼部?”夜文颐又问道。

“嗯。”景真点了点头,对夜文颐这种调查式的询问十分的不耐,直接道:“哥是有什么事情吗?”

90后红唇唯美女神清纯私房照

夜文颐目光落在景真身上停了半晌,才幽幽道:“倒也无事,只是本王以为你七嫂会将你安排进户部。”

景真微微蹙眉,不明白夜文颐这话是什么意思。

仿佛是知道景真的疑惑似的,夜文颐解释道:“姜南笙那小子从江淮回来之后,便在户部走马上任,你虽然是女孩子,可是皇后也应该知晓,你的能力不比姜南笙差,按理来说……”

“哥!”

景真听夜文颐越说越不像话,打断他的话道:“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而且,是我自己想要从最底层慢慢干着走的,礼部的事情虽然少,可是也不是没有什么用,磨砺磨砺我自己的心性也是好的。”

“哥也是为你好!”夜文颐脸色一沉,轻哼道:“你现在已经步入朝堂了,既然要走,当然是要走远一点,走高一点,你也不想想,为什么你七嫂会这样安排你的位置!”

景真不明白,为什么当初温和敦厚的哥哥,会变成现在这样,虚伪而又多疑,可是如今她没有底气和夜文颐硬来,只得道:“我知道了,会想想的。”

“这就行了。”夜文颐脸上渐渐挂上有礼的笑意,满意地对景真道:“你也不小了,得多问宣王府想想,景真啊,等到你年纪渐长,七王府不会是你的后盾,宣王府才会是。”

景真假装听不懂夜文颐的话,道:“哥!七王府和宣王府都是我的后盾!难道七哥七嫂还能不管我不成!”

“真傻。”夜文颐摸摸景真的头,踱步走了出去,没有看见,当他的手离开景真的时候,景真一下子深邃起来的眸光。

“礼部虽然不是什么重要之地,可是却恰恰接连景国朝内朝外,也算是个十分磨炼人的地方。”

袅袅娜娜的白色烟雾之中,德太妃让人取来新做的披风,亲自给景真围上,冷淡的声音多了几分感慨。

“哥对七嫂的安排不满意。”景真系好披风,在原地转了一圈,对德太妃道:“母妃选的颜色新鲜好看。”

大红色的披风,上面绣着一支粉红色的梅花,和她身上这件粉红色的衣裳很打。

“是你自己喜欢才觉得好。”德太妃弹了一下景真的额头,又道:“你哥那边别管,他估计是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屋子里有片刻的安静。

景真抬头见四周的丫鬟已经退了下去,忍不住问了一句,“母妃怎么知道?”

“这几日他往宫中走动得频繁。”德太妃显然不愿意多言,只说了这么一句,就没有再说,只道:“你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便是。”

“母妃养了一只白眼狼。”景真嘟囔道。

德太妃未置一词,她心中也曾经想过,到底是自己教导出了问题,还是人心不足,当初陛下让她养着这个孩子,只说这孩子身世无异,她也真当无异,待如己出。

只是谁曾想,其中渊源这般复杂。

“你哥也有自己的想法,哀家是管不了,倒是你,有空多想想自己的亲事吧。”德太妃见景真眉头微皱,又赶紧道:“哀家知道你不想凑合,但是也不能就这么一直拖着吧?景真,你总得放在心上。”

德太妃见景真没有将自己的话当做一回事,心中一叹,无奈道:“如今你父皇去了,哀家也护不了你多少年,你哥又是个靠不住的,你说说,你不趁哀家还在的时候将这件事情定下来,日后怎么办?”

景真听完,突然觉得眼睛酸涩无比,她这才发现,德太妃的眼角已经起了皱纹,她的双鬓已经多了不少白发,只是她自己,还以为她是当初宫中那个年轻美貌的母妃。

“母妃,若是那个人……不怎么样呢?”话一说出口,后面的就好多了,她继续道:“真儿的意思是,若是真儿觉得他很合适,可是他的家世、家境都不如王孙贵族怎么办?母妃也会同意吗?”

德太妃闻言,一怔,随后摸了摸景真的头,无奈道:“母妃不同意,又能怎么样?总之,还是你自己过得幸福才好。”

这么长时间过去,她也算是明白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她觉得是为景真好的,不一定是真的为景真好,毕竟她不是景真,不可能代替景真过以后的日子。

人生如此漫长无趣,若景真只是为了完成一个任务而成亲,今后的生活,定然不会快乐。

景真见此,小声道:“母妃,其实……我已经有心仪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