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_463

芗城这几日也下了几场雨,地上黏腻腻的,城中虽然早早被军队清理了一批老百姓出去,可仍然留下来许多商户,而那些商户家的女儿,却是连把脚落在这地上都不愿意的,出门都是叫了轿子。

强公公和他身后的侍卫就跪在了这样的地上,看着东陵商策的笑意,强公公脸上的笑都快要僵硬在脸上了。

东陵商策也没有为难他,直接叫道:“起吧。强公公不好好照看着瑗妃,跑到孤这芗城来做什么?”

强公公心下一个咯噔,他和瑗妃的关系那么保密,太子殿下从何得知的……

“这……不是陛下想念太子殿下了吗,便让老奴来劝殿下回去呢。”说着,捏着圣旨的手紧了紧。

原本一开始接到这个差事的时候,强公公想着虽然累了一些,可是至少能帮荣王殿下做些事情,到时候等到荣王继承大统,还会少不了他的好处吗?

所以强公公接过圣旨过后,便满怀期待地来到了芗城,然而一看到东陵商策,之前的勇气一点也没有了!不消其他,单单就东陵商策那标志性的笑意,就已经能够让他觉得凉意渗透到了骨子里。

“呵,孤只怕是不能回去了。”东陵商策目光一暗,笑道。

他虽然早就料到了死老头子手中有底牌,却没有想到那么狠,居然会用兵权和老四来牵扯他,要不是现在他已经将三国的战事掀开,他不想东陵内部出问题……

“这……”强公公硬着头皮道:“老奴也只能宣读陛下的旨意了。”

俞公公见东陵商策依旧站在他们面前,没有丝毫动作,而四周的将士和百姓来来往往,仿佛都没有看见他们这一群人似的视而不见,心中没有底的掏出圣旨,念道:“……寡人命太子即日启程赶回皇城,否则,以违抗皇命论处!”

“违抗皇命论处?”东陵商策轻挑眉角,“父皇还真是顾念父子情谊。”那笑意,说不清的讽刺。

森系少女穿白色婚纱高原拍唯美写真

他想起梅阁传来的讯息,要不是他早先在皇宫布下暗棋,只怕这会儿他连母亲都没有了。皇室亲情,果真都是薄凉的东西!

心中恍然闪过虞子苏和夜修冥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片刻又回过神来。

“太子殿下,请吧。”强公公心惊胆颤地对东陵商策道。随着他话落,身后的侍卫都配合地“唰”地拔出剑指向东陵商策。

东陵商策笑得越发如玉温润,动人心魄,轻轻拍了拍手,便从四处突然冒出来许多武功高强之人,将强公公等人围住,笑道:“强公公,请吧。”

“你!你这是违抗圣旨!”强公公抖着手,指责道。

“圣旨?”东陵商策笑意淡漠,“那是什么东西?带走!”

随着他话落,那些人一下子动作起来,片刻之后,便将强公公一行人捆绑着堵了嘴巴押走了。

明黄色的身子,随着冷冷清清的风飘荡着,最后落在了地上。

到底是皇家的东西,东陵商策虽然不屑,却也不能任由它就这样掉落在民间,伸出纤细葱玉一样的手指将其拾起,最后又消失在了城中大街上,仿佛和强公公等人从未出现过。

东陵国原郡县内,年迈的老人打着铁,一锤一锤砸在上面,泛出的星星花火逸散四处,片刻之后,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对着半空道:“你来了。”

如果虞子苏在这里的话,定然会惊奇,因为陡然出现在半空中的,正是面无表情的东陵庆云。却见东陵庆云浑身越发狼狈,可行动处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妥当,丝毫看不出来之前手筋脚筋全部被挑断了。

“玉佩给老夫,事情老夫的孙子已经做了。”老人闷沉的声音仿佛打在皮鼓上,一下一下,仿佛下一刻就会没声了似的。

东陵庆云也不纠缠,爽快地掏出玉佩甩给老人,道:“给。”

老人接过玉佩,也不管东陵庆云的离开,沉默着收入怀中,对刚刚进来的少年道:“把这剑给寒剑送去。”

当初寒剑虽然在景国皇宫宫变中及时收手,可后面还是被夜修冥的人追杀着毁掉了贴身的佩剑。

寒剑消沉了这么长时间,原本世人都以为这世上已经没有了“天下第一剑”和“天下第一刺客”,没想到却是跑到了老人这里来求剑来了。

“寒剑?”少年眼中泛起奇异的光芒。

老人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怒斥道:“别给我想些有的没的,送剑就送剑,你要是被我知道你跟他做了什么交易,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爷爷!你为什么老是向着她!”少年不满地大吼道:“你当她是孙女,可她未必却当你是爷爷!你看你失踪了这么久!她何曾派人来找你过!只怕她现在正当着景国的皇后,逍遥自在得很!”

“你!你……”

“我什么我!难道我说得不对吗!”少年梗着脖子反驳道。

老人一甩衣袖,气得不想说话,直接从屋里走了出去。

另一边,含情追随着东陵庆云一路到了东陵原郡县,正寻找着东陵庆云的下落,哪知道一拐角,就看见东陵庆云从一个小巷子里走了出来。

含情懒得理会东陵庆云去巷子里面干了什么,在路上做了个记号,便尾随着跟了上去。跟了这么久,终于让她找到这个女人的身影了!

京都,虞子苏沉了许久的脸色终于缓了缓。

“扶连说,重薛和杨将军商量着,已经将训练处初步落实了,就定在了当初景国驻兵的密林处。另外,江宁也写信道,苏城的粮草和银两娘娘不用着急,他已经联合当地的商人,凑齐了。”

“另外,还多了四十万两出来。”苏诺将信纸呈递给虞子苏道:“江宁已经派人押送往京都了。”

“真好。”虞子苏低低道,“我就知道,他们不会让我失望。”

苏城一切正常,让虞子苏觉得今天的天都晴了许多,多吃了一小碗饭。

“让哀家进去!凭什么将哀家拦在外面!”好心情不长,虞子苏刚刚用完晚膳,就听见太皇太后在凤栖宫外面叫嚷的声音。